a9602.com大星彩票pk10两期计划【理响合肥】庐阳地

作者:大星彩票   时间:2019-04-26 03:58

  老合肥说上街逛逛,这里的“街”多半指的就是十字街,那里曾经是合肥最繁华的地方,民谣唱到

  老合肥陈频对我讲述了老十字街附近的人家过冬的景象:过去的十字街一带,合肥人住的都是简陋的砖墙瓦房,有的甚至是草房土坯墙,过冬,真的是如同过关

  也许是因为那时候的天气确实比现在冷得许多;更重要的是那时候科学很不发达,人又太穷。缺衣少食不说,连住房也很难挡风遮雨。怎么办?因陋就简,想方设法抗严寒

  立冬之后,室外寒风起,室内冷气生。那时候十字街居民住房的窗户,既没有窗门可开,更没有玻璃遮挡。所谓的窗户,仅仅是一个长方形的框子,外加七八根寸子而已。寒风一起,尽可以穿堂入室。糊窗户,成了御寒的首要任务

  买来几张白色的光连纸,按照窗户的大小裁好;打一碗稀稀的糨糊,用刷子均匀地涂在窗框和窗寸上面;然后自上而下把光连纸贴在上面,用手一处处抹平。糊上的光连纸,若能涂上桐油,那就会越发地显得亮堂,而且能够经得住风吹雨打,保一个冬季,不成问题

  流传在十字街有这么一则谜语:“四四方方一捆柴,一张白纸搂进怀,虽然不是无价宝,保住寒风不进来。”谜底就是窗户。谜语简明扼要地道出了窗户和糊窗户纸结合后的功能,生动、形象

  窗户糊上了纸,温暖了许多,但是每夜必睡的床铺若不暖和,漫漫冬夜,实在难熬

  买不起褥子买稻草。早早地从草市买来黄中透亮的当年稻草,在院子里反复晒过之后,装进用麻袋缝制成的垫子里面,到边到拐,平整均匀,然后铺到床上,再铺上褥单

  装上稻草的垫子,既泡又软,其舒服程度绝对不在席梦思床垫之下。晒干后的稻草气味,香中寓甜,躺在上面,享受松软,也享受香甜,不知不觉,就会进入甜蜜的梦乡,一觉睡到大天亮

  “春天里来百花香,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当上世纪30年代电影《十字街头》的主题曲唱响上海滩的时候,不知古老庐州十字街的上空是否也漂浮着同样的音符。《安徽省电影志》里记载,对于那个时代来说还是时髦玩意的电影,早在1925年就已经登陆合肥十字街头,但设院经营还是在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当年的宿州路和淮河路交叉口一带就是合肥最繁华的地方,我们可以想象,也许有时尚人士在那里放过《十字街头》

  查找有关资料就可以知道,十字街早在唐代就已经有了,金斗河在那里自西向东奔流不息,古老的金斗城的北面城墙就在其附近,到了南宋孝宗乾道五年(公元1169年),淮南西路元帅郭振采纳部下的建议,把金斗城北面扩建到今天的环城北路一线,史称斗梁城。《舆地纪胜》记载:斗梁城“横截旧城之半”,将旧城南半部划出,北半部开拓,比金斗城扩大数倍,此后五百余年,十字街都是合肥城的中心地带

  不过,那时十字街的所谓繁华和今天是两个概念,街道是用碎石子铺就的,既窄又短,当时只能容纳一辆黄包车,拉黄包车的老远就打着铃铛,行人听到了就要避让,尤其是下雨天,路面的石子太薄,泥沙沾裹着鞋底,必须穿胶鞋才可以行走

  以前,十字街一带还是庐州城重要的商业地带,金斗河流经此地,中间由一座拱形的桥梁把两岸联系在一起。2006年重新修建宿州路的时候,在路面下面挖出了从前的古桥,只剩下了单面拱,另一面早已被毁,当时许多人都赶去看热闹,媒体也进行了报道

  桥是用青砖砌成的,下面基本悬空,砖缝之间是用糯米汁拌白石灰勾缝,因而十分坚固,这么多年以来,在路面下面承受着路面上的车往人来

  这座桥就是昔日的十字街桥,因为旁边紧靠鼓楼,所以也叫鼓楼桥。桥下流淌的小河即大名鼎鼎的金斗河,也叫九狮河。1951年,因为金斗河那时已经成为一条臭水沟,合肥市政府作出了填平这条河的决定,1962年,十字街路面改造拓宽,这座桥也被埋入地下。据说,桥刚埋入地下时还保留了栏杆,后来才被拆除

  十字街一带建桥至少在宋代就开始了,不过都是木桥、砖桥之类,使用的年限都不足以流传到现在,这座桥从青砖的样式上来看,应该是清代修建的

  上世纪80年代,全国掀起了学习外语的热潮。许多人都还记得那里的外文书店,对他们来说,这个地方的意义并不仅仅是可以买几本外文类的书那么简单,而是在心理上把它认同为一处学习外语的大本营

  如今已经是大学老师的谷雨说,她记得最清楚的是外文书店墙上贴着的“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几个大字,那时真的是把读书当成了最神圣的事情,逛外文书店成了她每周必修的功课。在那里,从最初的考试用书,到数量非常少的外版书,她买的外语书都快把书柜摆满了

  当时国家刚刚对外开放,原版外文书很少,外文书店就有了引进情报资料的功能,包括影印一些原版外文书籍,谷雨现在收藏的许多外文书籍还都是那时购买的。后来,附近兴起了一个著名的“英语角”,休息天人们很自然地就在“英语角”练一把英语口语,再去外文书店买些英语书,度过充实而有意义的一天

  谷雨回忆说,当时影印的英文读者文摘、短篇小说和“上外”、“北外”引进的语言与翻译学方面的专著都是极有价值的书。外文书店也曾是室内英语角,在那里时不时还可以见到外宾,当时大家都大着胆子和“老外”对话,锻炼口语

  逛完书店,就在附近吃点东西,周围有卖锅贴的,有卖赤豆糊的,特别是馄饨,至今想起来还口齿留香

  说起馄饨,老合肥记忆犹新的当然是十字街附近的“绿杨邨”,地点就在外文书店的对面,碧绿的牌匾挂在门头上,老远就能够看见“绿杨邨”几个大字,那里卖的鲜肉大包、重油菜包、鸡汤馄饨滋润了几代合肥的嗓子眼,至今想起来还是那么鲜香

  “老合肥”都还记得,十字街一带曾聚集着许多极具地方特色的餐饮。如今随着合肥日新月异的变化,十字街原有的风味已经渐渐褪色,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商业大厦,但记忆里的美食却挥之不去,一直萦绕在舌尖

  张立新就是吃着“绿杨邨”的馄饨读完的小学,那时他家住在中菜市后面,上学前总要来碗皮薄馅大满口留香的鸡汤馄饨,星期天就让妈妈端着家里的饭盒去打了回来吃。老张对我描述说,那种饭盒是吕制品,长方形,旁边还带一个把子。妈妈用毛巾包着,既保温又可以防止烫手

  据说“绿杨邨”是上世纪50年代从上海迁到合肥的,那里的鸡汤馄饨也是正宗的上海风味。遗憾的是,如今,已经难觅“绿杨邨”的踪影了

  合肥历史上留下来的古老地名,可以说记录了这座城市厚重的历史,也传承着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近年来,合肥这座城市迅速崛起,但历史的烙印依旧很浓,尤其是在环城马路以内的老城区,像红星路、六安路、舒城路、无为路,虽然并不宽敞,但正是这些尚存的老街道,留下了几代合肥人童年的记忆;还有像吴山巷、双井巷、丁家巷、操兵巷、姑娘巷、大众巷等弯弯曲曲而略显陈旧的小巷,居住在那里的居民也多操着地道的合肥话,给人以温暖度和亲切感

  城市的发展需要留住人文,人类的情感需要感怀记忆。正是这些地名的提醒,让人们感受着历史的风云变化,参悟着时代的更迭变迁。《庐阳地名物语》一书通过对合肥地标和街巷的追根溯源,成了这座城市的共同记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