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豆凤喈桥记忆

作者:大星彩票   时间:2019-03-16 10:35

  我出生于一九六六年,小时候的凤喈桥就由三条街和一条弄组成,即东街、西街、南街和大桥弄。由于当时的凤喈桥不大,几乎哪个地方有个什么店、什么摊大家都了如指掌,甚至于谁谁的家住在哪里,一打听,也都能说出一个非常详细的位置

  对于孩提时期的我,最感兴趣的,当然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吃和玩占了我们童年和少年时代大部分的记忆

  东街有个爆米花的棚子,每到过年的时候大家都排着队来爆米花。爆米花的老人名叫陈寿观,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一说起东街爆炒米的,大家都知道是他。爆米花的棚子就在街边,估计不到十平方米,一般有个两三个人站着已经很挤了,所以经常会看到有人排队到街上,特别是过年前后这段时间,“排队爆炒米”也成了过年时的一道风景。我们家就住在附近,经常去看爆米花。小孩都喜欢凑热闹,在棚子外面看着,还要时不时地模仿一下爆米花的动作,右手做顺时针画圆摇动,学着摇爆米机的手势,左手做推拉的动作学拉风箱的手势,学着学着看他拿起一个洋棉袋子知道米花快爆好了,就赶紧捂住耳朵,等着“嘭”的一声爆炸声过后,一袋白花花香喷喷的爆米花出炉。他家爆的米花火候正好,发爆得非常均匀,过年时大家都会用这爆米花加上一小勺糖为客人泡上一碗香甜的“炒米茶”。老陈还会一手做各种零食的手艺,他会用麦芽糖来做不同的粽子糖、老姜糖、劲糖(绕绕糖),还有油沸豆瓣、兰花豆、盐津豆、抄葵花子、椒盐南瓜子,味道非常地纯正,大家都很喜欢吃。他妻子是专门负责卖这些小吃的,然后我们每天都会在大桥的桥头看到一个五十来岁、身材小巧、穿着一件斜襟布衫、挽着一个发髻、坐在一个小马扎上的老人(小孩们感觉是个老人),她的前面放一个竹匾,里面放着粽子糖、劲糖(绕绕糖),盐津豆、油沸豆瓣、椒盐南瓜子等各种零食。每次放学,这个小摊前总是围满了孩子,从一分钱的十颗盐津豆、两分钱起卖的绕绕糖到五分钱一小包的椒盐南瓜子,只要你手中有钱,总能在这个小竹匾里买到相应的东西,没钱的孩子也总能从同学那里蹭到几颗豆子或瓜子之类的东西吃吃,这也算是孩子们最喜欢逗留的小摊了

  东街的当浜还有一个馄饨摊,一位叫徐介山的老先生做的“介山小馄饨”也是家喻户晓。听说老先生原本也是大户人家的,解放后因为没有个正式的工作,就做起了小馄饨的生意,我们看到老先生时估计他也要七十岁左右了,身材在男人中也属偏小巧那类,留个山羊胡子,穿一件深色的长衫,平时闲话不多,他每天都准时会在当浜那里支起个小馄饨摊位。他做的馄饨皮特别薄,一烧就变得透明,里面会隐约透出一点红色的肉末和绿色的葱花。一碗小馄饨是二十个,一角钱一碗,盛在一个高脚碗里,每当他把热气腾腾的小馄饨微笑着端到你面前时,总是让人备感亲切。小馄饨的汤很清,一点没有碱水的味道,皮很软但有劲道,汤汁很鲜美,是那种吃了还让人怀念的味道。一角钱在当时也不算是很便宜,所以也只能是偶尔光顾,在我印象中一年也就去吃个两三次

  放学时分,在大桥的南桥堍每天还会看到一个油煎豆腐干的担子,担子的主人名叫陈兴友,那时感觉他已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了,老爷爷每天挑着一副担子,担子的一头上面放着豆腐干,下面放着一些柴火;担子的另一头是一个小灶,上面架着一个平底锅。豆腐干是那种一分钱一块的白豆腐干,老人会把豆腐干放盐水里煮一下,然后晾干后放油里煎,等两面都有点金黄色的时候就可以出锅了,然后用一根小竹签一插,两分钱一块,咬一口香里还带有一点点脆,也算是当时很受小朋友追捧的一种小吃了

  偶尔你会听到远远地传来“2 3——232 1 232 1”的笛声,大家都知道是换糖担来了,小孩子们就立刻兴奋地往家跑,找寻着各种破的凉鞋、牙膏壳、剪下来的头发、瓶瓶罐罐等,拿出去换上一小块麦芽糖吃,当时最值钱的就数头发,一根剪下来的小辫子就可以换到一大块糖,听大人说只要你把头发留到碰到地了,那你就可以用这根辫子换一辆自行车了,所以那时总梦想着能长成一根能碰到地的辫子

  一到夏天,又会多一样让所有小孩子都眼馋的冷饮——棒冰,每次听到有木块敲击木箱的“笃笃笃”的声音,总忍不住要向大人要上四分钱去买一块赤豆(绿豆)棒冰,由于那个年代经济都很拮据,一天能吃上一块棒冰已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记得有一天凤桥小学操场上放朝鲜片《卖花姑娘》,因为怕看的人太多去晚了凳子没地方放,所以吃过中饭奶奶就让我扛着个长凳去放在操场上,又怕好的位子被人挤占,就让我在那里看凳子,那时正好是夏天,奶奶怕我太热且看得心焦就给了我两角钱,结果那个下午我一口吃了四根棒冰,真煞念头

  大桥头(凤桥喈)是集镇的中心,当然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小商小摊集聚的地方,夏天是瓜果类食品最丰富的季节,一些时令小吃也会出现在那里,小孩子总是挑些两三分钱就能搞定的东西买,一个水桶上面盖着块布,一看就知道是卖熟番薯的,热气腾腾,小些的番薯一分钱一个,大一点的两分钱一个,吃上一个既当零食又当点心了。有时还会有卖甜粟秆的,两分钱三截,小孩一般都会用嘴去撕外面的皮,撕咬下来的时候甜粟秆皮会形成快口,一不小心会划破嘴或手,里面的东西吃起来有点像甘蔗,但水分明显比甘蔗少,也没甘蔗甜,然而那时吃起来也已很开心了。生瓜、小瓜、西瓜之类的,价格稍微高一点,两三分钱是搞不定的,所以我们也很少光顾

  在天刚热起来的时候小学生上课都特别容易犯困,当时我就读于凤桥小学,学校为了避免学生上课打瞌睡,会在下午上课前安排午睡时间,规定家在农村的同学可以到学校趴在桌子上睡,家住在镇上的同学在家睡,然后到下午一点钟就会有值日的学生在街上和弄堂里一路吹哨子,在家午睡的同学听到哨子声就马上起床赶去学校上课。但也不知怎么我们在家午睡根本就睡不着,有时会约上两三个同学躲在河埠头的树阴下钓小鱼,鱼钩是自己拿大头针用老虎钳夹着在火里烧红了弯出来的,再找一根小竹梢,然后用环粟扫帚(高粱秆子做成的扫帚)的秆子剪成一小段一小段用线串起来做浮标,系上钩子,调节好间距,再挖条小蚯蚓装上就可以钓鱼了。确实经常有小鱼会上钩,但钓鱼归钓鱼,耳朵还是时刻关注着哨子声,只要哨子声一响就马上收起鱼竿往学校跑

  在河里游泳是大人和小孩们夏日里参与率最高的健身娱乐活动,那时的河水很干净,没有一点污染,平时大家喝的、用的水都取自河里。那条流经并穿越凤喈桥的古时称之为凤溪的河流是生活在两岸的人们最大的游泳场,在陪伴我们成长的同时也给了我们无尽的快乐和特别美好的回忆。每天下午三点左右,河面上开始会有一个个小脑袋在移动,然后越来越多,等到了四五点时大人们也加入进来,站在大桥上往东、西两边望去都是游泳的人群,蛙泳、自由泳、仰泳、狗爬式各种泳姿应有尽有,不会游泳的孩子也会拿出家里的木盆、木板、旧皮球等东西趴着两脚拼命地打水,在河滩边认真地游着,每每想起自己第一次学会了游泳然后勇敢地游向对岸时的情景,现在还是有一点点小激动。河里时不时会有卖谷的船只摇过,小孩们不懂事,会争着游过去攀船舷,一群孩子一起攀着船舷,船的速度立刻会慢下来,农民伯伯摇了一船的谷子去粮站交公粮,本身从村里摇出来已经摇得很累了,我们这群不懂事的孩子还要去和他们捣乱,船上撑篙的船工就会用竹篙来打我们,当然篙子只是落在水里,不会打到孩子们身上,类似这些捣蛋的事,一路从市河摇过,他们会碰到好几拨。由于那时的家中都还没电扇,夏日炎炎,而水中凉快,又可以一起嬉戏,所以孩子们待在水里都迟迟不愿上岸,但又怕被大人骂,都会借着在水里摸螺蛳、摸河蚌的由头,摸多了可以给家里加个菜,也可给鸡鸭吃,吃了会多生蛋,家长到也认可

  “饭吃好哇?”“倷到哈里去啊?”“倷到嗯啊屋里来白相呀!”走在街上随时都会听到这种招呼声,和着张家阿妈、李家伯伯的称谓,感觉整个小镇的人不是亲戚就是朋友,充满了浓浓的乡情

  记得小时候跟我奶奶去石佛寺,回来的时候买了两大篮子的青菜,奶奶说是要做腌菜,那时我还小,也就十一岁左右,奶奶已六十多岁了,石佛寺到凤喈桥有三里地,我和奶奶轮流挑着两大篮子的菜,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了,只听旁边有个声音:“范医师(奶奶原是卫生院的儿科医生)倷买点菜啊,倷岁数杜(大)哩,嗯来同倷挑!”说话间,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妈妈就抢过奶奶肩上的担子帮我们挑着走了,我和奶奶在后面跟着,走了一段路后那位大妈妈到家了,后面上来一位阿叔接过担子说:“范医师倷挑勿动,嗯来嗯来,顺路呀!”就这样一路接力,先后三个人帮着我们把菜挑到了东街的家里,奶奶请他们到家里去喝口水,他们也执意不要,唯有连声的“谢谢”以作感谢

  那时的邻里关系感觉也比现在要亲近,大家都比较穷,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家家户户只要家里有人,门总是敞开着,所以,小时候,我们也是这家进那家出的,非常随便,碰到哪家家里做团子、做粽子等一些平时大家都很难得吃到的东西,都会给左邻右舍送几个,“王家阿妈,嗯啊姆妈叫嗯呶奈(拿)两只粽子(团子)来绷纳(给你)尝尝。”“赵家婆婆,今朝亲妈做馄饨,叫嗯搬一碗来拨(给)小弟弟七(吃)。”当时大家家里的经济条件都很差,难得会做一点好吃的东西,大家总忘不了给邻居家里也送一些,尽管自己也吃不够。每每大家在一起说起这些往事,回忆起这份乡情,心里总是甜甜的、美美的。孩子会笑我:“妈妈你真的老了。”虽然还是住在凤桥,但搬了几次家,平时也很少再去儿时居住的地方,只是偶尔会去那里拍些照片,然后也会碰上几个以前的老邻居,聊一会儿家常,一切依然还是那样亲切。其实有时我也在问自己,多年来老街也没啥大的改变,只是房子旧了些,里面住着的人老了些,我为什么每次去都要拍几张照片留着呢?也许只是为了记住那里曾经的故事和故事里的人们。难怪前两个月我有个同学从常住的加拿大一回来,就联系了住上海的一位同学和住嘉兴的两位同学一起来凤桥找我,冒着雨陪她们去走了走曾经生活、学习、成长的地方,没想到她们离开凤桥三十多年,对这里小街小巷的一切还都记忆犹新,在“小五房”那边碰到了一家以前的邻居,同学一眼就认了出来,作了自我介绍,问是否记得,那人立马说:“记得记得,老邻舍哩,你家……”看来人无论走到哪里,在他们的心灵深处藏着的永远是那不改的乡音和浓浓的乡情

  百名农民工打着免费“飞的”来上班抵达机场的务工人员 去外省务工,还能乘坐免费飞机?这样的好事就真实发生在浙江省绍兴市。2月24日凌晨,今年首批通过体检的138名对口援川小金县务工人员分别乘坐4个航班陆续抵达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这批务工人员的机票、住宿等费用全由绍兴市上虞…【详细】

  奥克斯:互联网直卖空调再谋变革人民网宁波2月26日电25日,奥克斯空调在世界互联网大会溯源地——乌镇举行发布会,奥克斯集团董事长郑坚江宣布,确定将奥克斯互联网直卖空调作为全新的品牌定位,将“厂家直供到终端,没有层层代理加价”的理念传达给万千消费者,实现奥克斯空调销…【详细】

  2月25日,国家电网浙江电力(慈溪)红船员服务队队员在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敦化市的一家电器商店采购“千户万灯”改造所需物资。 在为期5天的“千户万灯延边行”活动中,他们将开展“千户万灯”精准扶贫和“星星点灯”精准扶智两个公益行

  人民网宁波2月26日电今天上午,在宁波绕城高速清水浦大桥附近的甬江河道,挖泥船将江底淤泥持续输送至运泥船。当日,宁波三江河道常态清淤工程(甬江水域明州大桥至镇海电厂段)正式启动。 三江河道常态清淤工程(甬江水域明州大桥至镇海电厂段)采

  人民网宁波2月26日电(章勇涛)今天,宁波市奉化区公安民警在公园开展扫黑除恶宣传。 为充分调动广大群众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宁波奉化公安以“大巡访、三服务”“四联四跑”服务年活动为载体,组织警力对重点领域进行集中走访宣

  浙江工商职院打造“百年工商”文化精神文化是一所大学最鲜明的精神标识,也是培养学生独特气质的“软实力”。在不久前闭幕的中共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第二次代表大会上,该学院提出了“百年工商”的文化精神,即爱国爱校、矢志不渝的教育情怀,艰苦创业、开拓创新的精神追求,尊师重教、师生为本的…【详细】

  陌生人身份“码”上验证人民网绍兴2月19日电(张丽玮)居高不下的通讯网络诈骗、保姆纵火、顺风车司机杀人……近年来,因陌生人身份信息不对称而间接引发的违法犯罪案件层出不穷。今天上午,绍兴市公安局依托“越警管家”服务平台发布“安心码”,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探索基于互联…【详细】

  把特长融入工作 浙江云和“漫画警察”用绘画温暖人心在浙江云和县看守所,“漫画警察”的名头可以说是无人不晓。这位“漫画警察”不是别人,就是今年39岁的蓝小林。曾经当过13年小学教师的蓝小林有一手漫画“绝技”,他也把这门特长融入工作,用自己的“画笔”温暖着身边的人。 带上“三心”做管教让…【详细】

  宁聚APP上线 “NB轰红”短视频大赛同时启动人民网宁波2月20日电由宁波广电集团全新打造的新闻客户端“宁聚”19日正式上线,宁波市首届“NB轰红”短视频大赛同时启动。 宁聚新闻客户端是宁波广电集团充分运用最新信息技术成果和互联网思维打造而成的新型主流媒体,以时政新闻为引领,一键…【详细】

  人民网杭州2月20日电(张丽玮)今天上午,杭州市召开促进就业新政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新政),共5部分17条。此次出台新政,为2019年和今后一个时期,杭州稳就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