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豆专家聊老上海端午“味道”:“毛快”快“

作者:大星彩票   时间:2019-03-30 23:21

  东方网5月30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端午节即将到来,网上关于粽子咸甜之争的讨论如火如荼,上海市面上的各式粽子也是琳琅满目,而“老上海”的粽子应该是甜是咸呢?上海是否也有划龙舟、挂香囊的风俗习惯呢?上海滩又有哪些特色的端午风俗?上海历史文化专家薛理勇一一作出解答。记者了解到,黄浦江上曾经千帆竞速,罗店龙船甚至还是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另外,赤豆粽也是“老上海”们在端午节里挥之不去的甜蜜记忆

  “60后”陆杰是上海滩一位著名摄影师,他坚持拍摄上海城市变迁已有30多年,也记录了不少节日风俗的场景。昨天,陆杰向记者展示了一张包粽子的老照片(见上图),“我记得这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拍的,在城隍庙老城厢那边的沿街小店,当时一个老太太在包肉粽,旁边家里人在帮忙扎起来,还有街坊邻居过来凑热闹。”

  据陆杰回忆,家中老一辈人每到端午时节就会包粽子,“粽箬还不会用当年的新叶,一般会用包过的老叶子,据说这样才比较香。”他说,当年也并非每户人家都会包,邻居家如果有包粽子的能手,一般就会将粽子与众街坊分享。陆杰也表示,由于包粽子步骤繁琐,现如今自家已不再年年都包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吃粽子,但还是会吃上一个肉粽,为的就是重温过节的氛围”

  端午赛龙舟是江南一大传统习俗,上海自古也不例外。薛理勇告诉记者,早期上海地区一度盛行“端阳竞渡”,甚至几乎每乡每镇都会有自己的比赛,一般由当地的商人、商会或者政府出资,“不过这些比赛的船不一定是以龙舟的形式出现,有些比较简单,没有花纹涂饰。”

  据薛理勇介绍,上海以前有种竞速船叫“毛快”,比的就是速度。早期市区里的“毛快”都在黄浦江上比赛。后来,黄浦江繁忙起来,大型轮船太多了,轮船的螺旋桨掀起的浪花能把“毛快”打翻,再加上黄浦江上风浪大、水流湍急,“毛快”改到了苏州河竞速。可是苏州河也同样是繁忙的河道,逐渐地,市区里的比赛就取消了。“还有另一种龙舟比的不是速度,比的是那艘船的外观好看,这种叫竹快。”他介绍,“竹快”船身上色鲜艳、彩旗高挂,除了比美之外,船上还会站着人,彼此对唱,“就跟唱山歌一样”

  薛理勇还告诉记者,农村里有一种最热闹的风俗,就是捉绿头鸭。每到这个时节,村里绝对人声鼎沸。“在水里放一群绿头鸭,也就是野鸭子,野鸭比家养鸭子要灵活很多,要徒手活捉很有难度。谁能捉到,鸭子就归谁,当作奖品。”

  早在清朝就有诗歌表现上海的端午盛况,“龙潭五月聚龙舟,瓶酒随波没鸭头。不及闵行喧夜渡,烧灯荡桨唱吴讴。”薛理勇解释,诗中“龙潭”指的是松江城外的白龙潭,“没鸭头”就是捉绿头鸭,而“唱吴讴”比喻的就是“竹快”上的对唱

  薛理勇还表示,“罗店龙船”还是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据公开资料显示,端午划龙舟的习俗,明清以来盛行于罗店镇。罗店,常受风雨之害,“赋税尤重于旁邑”,乡民出于对现实灾难的恐惧和抵御,岁时节令多作避邪消灾活动。史载:“五月五日以龙舟竞渡,有戏舞、军器、赛拳者……罗店此风最盛。”

  谈起网络上争执已久的“粽子咸甜之争”,薛理勇表示,早年上海人家包的多数是甜的赤豆粽,或是纯的糯米粽蘸糖吃,“当年赤豆粽里红枣都很少放,因为比较贵嘛,而且赤豆粽和糯米粽包起来比较简单。”他还提及,老上海有一大批宁波人,他们则更喜欢包碱水粽,家庭富裕的还会放几片肉。“当然现在粽子种类繁多,上海作为一个商业城市,在市面上已经可以买到各种口味和需求的粽子了。”

  除粽子外,江南地区在端午节身佩香囊、门口挂艾草和菖蒲的习俗,在上海也随处可见。但随着科学知识的普及,上海对传统文化有选择性地保留,“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比如雄黄酒早已经离开上海人家的视线了。”薛理勇表示,喝雄黄酒虽然是端午传统,但是雄黄因有毒,已逐渐从风俗中移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