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关于文学和艺术的梦想则往往遁入虚空

作者:大星彩票   时间:2019-02-27 02:55

  新年夜晚的烟火,行向大海的旅程,兴之所至的郊区漫游,边喝酒边想象着熊的午夜……在这一系列偶然偏离日常所触发的时空中,那些似乎代表着过去十年冒险与获利的自大中年人,与全新的、却仿佛站在废墟之上的千禧一代,他们相遇,重逢,厌倦,分离。酒醉后的告白常与习惯性的失望并行,对爱情的追逐始终和自私自利相伴,而关于文学和艺术的梦想则往往遁入虚空

  同期写作旅行笔记,从东京的虚空到釜山的暗金,从村上春树的动物园到大选之后的美国中部。真实的行旅与虚构的郊游对照,形成别有意趣的互文

  荞麦,写作者,电影公司策划总监。同时也是自媒体运营者,开有公号“郊游”

  著有长篇小说《爱情是个冷笑话》《最大的一场大火》《塔荆普尔彗星下的海啸》,短篇小说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瘦子的》,随笔集《当一切在我们周围暗下来》

  荞麦是豆瓣、“一个”app超人气作家,自媒体时代备受年轻人喜爱的独特声音,她在小说家、文艺意见领袖、电影公司策划总监的身份之间灵活切换,被网友称为“以小说家的气质写着一切感兴趣的事”

  本书是畅销书《当一切在我们周围暗下来》之后,众多读者翘首以盼的荞麦真正意义上的成熟之作

  还没有人这样写过那些疲惫的年轻人:他们或许有天就这么稳当地过下去了,但心中的那股不安与不甘,却总是会在每个夜晚到来

  也还没人这样写过那些梦想仍在的人的生活:讲述他们梦想产生的原因,后来遭遇了什么,以及最后梦想破灭时,又会剩下什么

  山上风越来越大,树林发出声音,一时间,我有那么多话想问他,比如:“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到底过得好不好?还爱着什么恨着什么吗?”

  “嘿,”他看着我,眼睛变得明亮,“你知道,我们之间不要问。你不能问我过得怎样,我也不会问你。”

  “我们之间,不谈论这些。也不谈论原谅。”他又说。——《一定有人还在鱼腹里》

  我们在夜色之中,在树影下,没完没了地走路,那是属于我的二十多岁。当时我喜欢的作家,如今已经不喜欢了。当时我喜欢的衣服,如今已经不穿了。当时看得热泪盈眶的电影,现在已经觉得厌恶。就是这样。可能所有人都是这样。——《关于她的命运》

  郊区生活闷得要命。我跟周珉偶尔在家沉默地打架。吵架能免则免。楼上楼下,经常有女人在嘶吼:“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成为其中一个……小区的二期开始入住了,这次盖得更高,三十多层,面积更小,总价更低,于是年轻人像货物一样被地铁一车厢一车厢运过来。业主论坛上有人投诉邻居做爱声音太大,接着一批人冲出来说自己那栋也有。都是二期的,一期业主集体沉默。有人悠悠说了一句:一期的都老了

  一期充斥着小孩。平均一至五岁,黄昏时一群老年人带着各自的孙辈挤在小区花园中心。小孩们哭喊打闹,老人们疲惫而平静地坐在椅子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