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响当当的一颗铜豌豆

作者:大星彩票   时间:2019-03-02 09:51

  每当我看见先生手捧剧本,踱步在书房的回廊,便知道是他又在古韵里思索着遣词造句了

  起初,我听闻先生才华横溢,妙笔一挥便是一出又一出的佳作。远近百姓看了关先生排演的剧目,都赞美不绝,《望江亭》《拜月亭》这样的剧目家喻户晓。人们常把先生的几句话挂在嘴边,“凭阑袖拂杨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我听了也悄悄记下,不禁为先生的才华所艳羡

  秋日的夜晚,冷月在云层掩映中泻下淡淡的光芒,湖边的苇叶在秋风的吹拂下作响,在金粉浮华的元大都里,隐着先生小小的书房。我走近一看,是先生又在烛光里创作。他时而目光如炬,运笔如飞,在纸张上书写激扬文字;时而又看向窗外远方思索着剧中人物的嬉笑怒骂、起伏人生。“先生又在写剧本吗?”我走到桌案旁。“是啊,我是在写一出新戏《窦娥冤》。今日街头上看见民女无辜被斩,深感当今朝廷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实在是令人愤怒。我要用最壮烈而凄美的文字向人们重诉这段冤情。”“可是,先生怎么忽然开始写这么沉重的东西了,您从前不是说么,‘南亩耕,东山卧。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什么’……”“如今世道变得如此混乱,官府黑暗,百姓受苦不堪。先前杜先生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悲剧又重演,怎不叫我心痛至极。”我略略震撼,却又迟疑,“您倘若是得罪了……”没等我说完,先生眉头一蹙,迅速起身正视着我,语气中透着愤怒,“我一身正气,铁骨铮铮,没什么好怕的。你来看……”他指着刚写的文字,“地也,你不分好歹难为地;天也,你错勘愚贤枉做天!”我凝视先生的剧本,抬眼又是他坚定果敢的目光,那眼神中,分明是对百姓的同情,对官府黑暗的控诉。先生的话语如雷贯耳,霎时间,一股正气如同暖流冲荡在我心中,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但我依旧很是担心,也不知前方的道路又是如何

  《窦娥冤》的首演很成功,但不久风云变幻。据说,元政府在短暂的震惊后,以“大逆不道”的罪名斥责下来,先生与主演锒铛入狱,前景渺茫。我知道先生早已预料到要发生的一切,但我更知道,先生为百姓伸冤叫屈的决心已定,又怎会被朝廷的打压屈服?无愧于天地,又何憾之有?最终,朝廷因为先生入狱以来民愤不断,将其改判逐出大都,远走他乡

  卢沟河畔,众人送别关先生南下杭州。我走在先生旁边,“先生,自您创作《窦娥冤》以来,我见证了全过程,我最明白先生创作的目的,也明白您对于正义矢志不渝的信仰,只愿这信仰如同燎原星火,永燃不灭。”先生深深点头,清澈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深沉与沧桑,但依旧十分坚定。蓦地,先生渐渐露出笑容,“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颗铜豌豆。”“是啊,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看先生在马蹄声中一路南下,不再回顾

  凝望着先生孤独落寞的背影渐行渐远,我只愿先生在戏台前的身影化作秋日光晕与透过云霭的余晖,温暖着人们心灵



相关推荐: